女性求职:隐性歧视抬头
来源:互联网 日期:2017-03-08 浏览

  花费时间精力到用人单位实习,却在最后才知道单位“底牌”,因性别原因被拒之门外。日前,2016年应届毕业生小羽(化名)遭遇了一次最感无力的就业性别歧视。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很多女性在求职过程中再次遭遇到了“只限男生”的歧视门槛,让她们更加绝望的是,这些性别歧视的关键词不再见诸招聘公告,而是以难以察觉的“隐性歧视”出现。监管乏力、举证维艰,女性求职者的权益该如何保障?

  就业“隐性歧视”抬头

  日前,2016年应届毕业生小羽(化名)遭遇了一次最感无力的就业性别歧视。去年8月,小羽在网上看到了某国家级科研单位的招聘信息,历经简历、笔试、面谈、面试等层层筛选,她最终入围实习环节。在三个月的实习期中,领导甚至派她去全国多地出差。

  可是,就在今年3月,小羽却接到单位通知,经研究决定将仅有的一个户口指标给一位仅实习了18天的男生。小羽拨通了用人单位领导的电话,该领导表示:“我们不是性别歧视,我们只是需要男生”。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曾在北京等地多所高校进行了一次相关调查显示,高达86.6%的女大学生受到过一种或多种招聘性别歧视。被访女性平均受到性别歧视的次数达17次。

  与招聘公告中写明“只限男生”相比,“隐性歧视”表现得灵活多变,例如“拒收或不看女性简历”“不给女性笔试、面试机会”“不给女性复试机会”或“提高对女性的学历要求”等。

  2016年4月,智联招聘开展了“职场妈妈生存现状调查”,回收的14290份有效问卷中,超过95%的女性受访者认为生育会对女性的职场发展产生影响,有近九成女性认同“全职妈妈重返职场有难度”。

  一家民营企业人力资源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二孩放开后,很多要“二宝”的准妈妈由于早孕期间反应强烈就开始请假回家,一直休到产假结束,相当于一年多时间无法正常工作,本来“可丁可卯的岗位变得青黄不接”,企业还得承担产假工资。因此,在今年招工过程中,企业已经对不少女生简历悄悄地“亮起了红灯”。